現實世界的馬腳和電影有區別,分析我跟現實版“007”玩的一手牌

時間:2019-07-23 16:18來源:未知作者:xiaoxiong

 

作者:Eyal Bensimhon

 

Eyal Bensimhon分析了一手牌。在這手牌中他利用現場馬腳來判斷“007”是不是在詐唬。

現場馬腳在電影中常常夸大。Eyal Bensimhon告訴你,真實世界的現場馬腳到底什么樣。

 

 

“糟糕,你一定認為我在詐唬吧,邦德先生。”

 

還記得這句臺詞嗎?這是007系列電影2006年版《皇家賭場》中,反派Le Chiffrey贏光詹姆斯邦德的籌碼后說的話。他把我們的英雄從$1000萬買入的錦標賽中淘汰,迫使他拿出$500萬重新參賽。

 

真相是,邦德是否認為Le Chiffrey在詐唬根本不重要。在這手牌里,邦德拿到葫蘆,三條K帶一對A。對手在河牌全下后,他用全部籌碼跟注。其實不管怎么樣,邦德都是要全下的,他注定會輸給Le Chiffrey的四條J。但是,編劇試圖讓我們認為,邦德跟注是因為錯誤解讀了對手眼睛抽搐這個馬腳。也就是說, Le Chiffrey施展了超高級的“反向馬腳”。

 

跟幾乎所有好萊塢電影一樣,第一場battle的贏家總是反派。而且,每當涉及到跟撲克有關的情節時,編劇總是會放大馬腳,而這跟真實的牌桌并不一樣。

 

現在我們跳出電影,從一個例子來看看真實世界的馬腳到底什么樣。

 

介紹我自己

 

我叫Eyal Bensimhon,今年34歲。去年我決定辭掉工作,去實現當職牌的夢想。和其他從互聯網起家的孩子不同,我沒什么線上撲克的經驗,而且也肯定不是孩子了。當說到現場撲克時,我的故事跟大多數人也有點不一樣。

 

過去兩年,我從現場錦標賽贏到的獎金大約有$60萬,拿過兩枚WSOP巡回賽戒指。我還在去年秋天的WSOP國際巡回主賽事拿到第二名,其他錦標賽的冠軍也拿過幾個。

 

我的成功得益于兩個主要的因素:

 

1、游戲選擇。我主要把精力集中在低買入的錦標賽(平均買入是$550)。這些錦標賽吸引到的娛樂型玩家最多,而且大多數的保底獎池至少都有$50萬。

2、解讀對手的行為,并且據此對他們施加影響。

 

對于第二點,我想給大家分享一手牌。這手牌就嚴重受到了現場馬腳和牌桌談話的影響。

 

解讀“007”:交代背景和翻牌前的情況

 

 

這手牌發生在Rozvadov的Kings Casino,當時正在舉辦的是西班牙撲克節。這場錦標賽買入金$350,結構很贊,保底獎池是€50萬(歐元)。

 

比賽進行到Day2,獎勵圈泡沫已經爆裂。盲注是2萬/3.5萬,我在按鈕位用8♠6開池。小盲位棄牌,大盲位不是別人,正是一位人送外號“007”的德國牌手。他決定跟注。

 

我之前曾跟007交過手。他很善于共情,跟他同桌非常有趣。我們聊得比較多,所以慢慢有點熟悉了。我把他歸類為還不錯的娛樂型玩家,有時容易上頭。不過,他穿著西裝,獨有風范的外表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名堅實的玩家。我知道他有能力做一些很強的操作和詐唬,他是不怕用籌碼冒險的。

 

這個時候,007籌碼全桌最多。他在過去一小時贏了幾個重要的牌局和拋硬幣,看上去氣定神閑。(我很好奇他是不是正在經歷所謂的“開心地上頭”?)我們倆一直在東拉西扯,我說的話他都表示贊同。

 

解讀“007”:翻牌后和河牌的決策

 

 

回到游戲中。

 

翻牌是K86♣,我拿到兩對。007過牌,我下注30%的底池,在20萬的底池下注6萬。

 

我下注當然是為了拿價值。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況,我認為自己應該下注更大一點。007但凡在翻牌中了任何一張牌或任何聽牌都會跟注,而且因為牌面很濕,我不想這么便宜就讓他拿到勝率。確實,007很快地跟注了。

 

“跟注很快通常代表牌力是弱到中等。”寫了好幾本關于撲克馬腳書籍的Zachary Elwood在我發給他征詢意見的郵件中這么說。(中撲網商城有他的書在售,《別對我說謊》)

 

“另外,我在《剝削現場馬腳》一書中還說過一件不太有人知道的事。這代表他有聽牌的可能性更低,因為如果他有聽牌,比如說A高方片聽牌,他更可能會考慮加注(即使他更多時候會僅僅跟注)。”Elwood繼續說,“所以一位蠻不錯的激進的對手很快跟注,更偏向于代表他沒什么聽牌。”

 

轉牌來了一張對我很不利的牌 - 10,完成了可能的順子和同花。老實說,我以為007會過牌,沒先到他決定領先下注將近半個底池 - 在32萬的底池下注15萬。

 

這個下注讓我很不舒服,因為我估計不管后面來什么牌,如果我現在跟注的話,多半還得跟注他在河牌的下注,不管他是價值下注還是詐唬。我想了一會兒,還是跟注了,底池達到62萬。

 

河牌是Q♠,最后的牌面是K86♣10Q♠。007盯著我看了一會兒,下注27.5萬。雖然我一開始的計劃是,如果他做一個小的下注,那我就跟注,但我還是想確保自己的決定是對的。畢竟如果007是在價值下注的話,我的牌是打不過他的 -我的牌事實上只能抓詐唬。

 

我回憶了他下注之前看我的眼神。對此Zachary Elwood說了什么呢?

 

“大家都認為,詐唬的人通常喜歡在下注后才盯著人看,我其實不同意這一點。”Elwood說,“我認為大部人在用強牌下注后,會做更多的眼神接觸,詐唬的話則會避免眼神接觸。另外,眼睛的松弛度和動作是重要的因素。在這手牌中,他的眼神接觸是很拘謹的,眼睛幾乎都沒有動。這條證據雖然不起眼,但證明了他更有可能在詐唬。”

 

我有95%的把握他在詐唬。我想跟注,但是想再多5%的把握,我還需要更多的信息。獲得信息最好的辦法是什么?聊天呀。

 

“這個下注是什么意思,007先生?”我問,“你是在詐唬我嗎?我的牌可是很強的。”

 

我們說了幾句話,這個時間足以增加他的緊張感。最后我開了一個玩笑,看到他露出一個假笑 - 在大部分情況下,假笑意味著牌弱。

 

007,或者別的其他人,是否有能力像Le Chiffre那樣,做出如此多的反向馬腳呢?我猜,至少在這種低買入錦標賽中,他不行。我跟注。

 

“跟對了。”這位紳士翻出他的33。視頻在下方,請看:

 

 

結語

 

在我看來,現場馬腳和牌桌談話是撲克最迷人的一個部分。對我來說,這些可以說是牌桌上最寶貴的信息。

 

研究這個領域對任何玩家來說都是值錢的買賣,尤其是在低買入的游戲中。雖然選擇去掌握這個技術的玩家不多,大部分玩家都會忽略它的重要性,但是你只要多掌握一點點,它就能隨時發揮作用,讓你在困難的情況下做出更好的決策。

 

未來我還會對這個話題做更多的探索和涉獵,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。對了,記得去中撲網商場購買《別對我說謊》,現場馬腳一個不落全掌握哦。

 

內容來源:Pokernews.com

中撲網編譯

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